曾经飞霞漫天

中土博爱杂食,星星真爱黑。沉迷二家不能自拔。

【切莫食用】小星星的曼督斯记事

奥义:ooc而且每次ooc的都不一样
私设而且私设如山
拉郎并且强行拉郎
微量gil-galad*oropher 避雷注意
文风很正并不欢脱

——————————————

“醒醒,至高王大人。”
“您睡了太久了。”
吉尔加拉德朦朦胧胧地醒来,他注意到自己躺在一条平整的石质长凳上,头顶是凝固的星辰,穹顶下是无数沉思忏悔的魂灵,一切都仿佛与自己睡去的时候别无二致。
包括那一位站在他面前,他事实上不希望有所改变的精灵。
欧洛斐尓。
是欧洛斐尓叫醒了他。
“我睡了多长时间?”他站起来想要活动一下因为长久的沉睡而僵硬的身体,却只有雾状的灵魂嘲笑他还没有习惯自己的死亡。
“我不知道,亲爱的埃瑞尼安。”欧洛斐尓站在那里,冷静,并且沉稳。这与他最后战役的冲动可一点不像,吉尔加拉德悄悄地想,仍然继续安静地听欧洛斐尓讲下去:“只是薇瑞的织锦几乎铺尽第三纪元的长廊,而我们的篇章,已经久远到成为小精灵“很久很久以前”的……”
“这不是童话。”吉尔加拉德打断了面前精灵的话语。他的脑袋尚因为长久的沉睡显得昏沉,却仍然敏锐地注意到这不让人愉悦的说法。这不是童话。索伦的烈焰仿佛仍然灼烧着他的肌体,一直到灵魂坍裂崩颓。而在此之前,已经有那样多的家臣与盟友的鲜血染上中土的泥泞,那些因为魔多的污秽而不再美好的土地。
他不明白为什么欧洛斐尓可以如此轻描淡写地提起一切,既然他自己也是因此踏入曼督斯沉寂的殿堂。
这里很枯燥。尚未被华美织锦覆盖的墙壁仍然是蒙蒙的烟色,大殿内缭绕着灰白的雾气,中土上其他生物——人类,矮人,亦或是自己未曾注意到的霍比特,一一带着自己生前的荣誉与罪恶,接受审判,接着踏上未知的旅程。尽管有那样多的不舍与犹疑,他们的道路仍在无尽地蔓延,仿佛能一直深入到虚空深处。
可没有精灵知道接下来的遭遇。他们的魂灵已随着肉体的消逝,被禁囿在无穷无尽地沉思之中。除非他们不幸——或者幸运选择了他族的命运。否则只有默默等待不知哪天才会来到的判决。
“国王的事迹就是孩子的童话。”欧洛斐尓的声音轻轻地在曼督斯中响起,如同一枚树叶飘入静谧的湖泊一般波澜不惊。
“我不觉得……哦,不,就让我们假定这就是童话。现在童话结束了,我们就像任何一本过于熟稔以至于使人失去兴致,被扔进遗忘的角落里蒙尘的书籍。我不觉得睡眠有什么不足。醒时只有忏悔,梦中尚有所寻求,哪怕是空无一物的虚空。”
话音戛然而止。吉尔加拉德意识到即使与曼督斯相比,虚空之境也是最绝望的处所,尤其是当那位黑暗魔君被永远囚禁其中以后。他惊怖于自己脱口而出的妄语。
“我原谅您的口不择言,大人。”欧洛斐尓沉稳地说,“既然您还是一位年轻的精灵。”
“我并不年轻,同我的王国一样。”
“我并不想抹杀您伟大的功绩。想必它们仍然被生生不息的歌颂。”
Gil-galad was an elven king
……
But long ago he rode away。

他的篇章已在最后一个小节谱上完结的音符。
“可我还得说您仍然年轻。并不懂得永生与死亡的亲缘。”
“我不明白。死亡终结了一切,若在中土,我尚有……”
“——可你也需要在精灵的生命中漫长的等待。”
“把这也仅仅当作一次等待,吉尔加拉德大人。末日终结即将来临,接下来会是另一段传奇。”
“或许。可是您看,即使是凝固在死亡中的天穹也失去了光芒,黑的让人看不见希望与未来。”
“只有黎明前才有这样浓稠的黑暗。如果,我是说希望,您暂且不要沉睡,将目光探入遥远的星空,您会见到依旧在东升西落的大希望之星,即使曼督斯也挡不住他的灿煌。”
世界仍在静止的死亡外井然有序的流转。
吉尔加拉德听从了他的建议。
曼督斯灰暗的穹顶上布满了追至远古时期的的流逝星光,有着历经年月后模糊而晦暗的观感。
可埃雅仁迪尓的白船仍然载着宝钻往来,哪怕曼督斯也遮挡不住大希望之星璀璨的光芒。

他突然注意到欧洛斐尔仍然保持着不变的姿势。眼眸低垂,浅蓝色的瞳孔视野所及只有停驻的亡灵。包括自己。
“我不明白……您指点了我,自己却宁愿收敛目光。这可与您的思想不相称。”不自觉地,吉尔加拉德带了一些报复似的嘲笑。他居然那样轻易地暴露了自己消沉,并且以年轻人的身份接受劝导。这真糟糕。
“如果我真的那么做了,也是因为我身边本就存在光辉的星辰。”他的声音依旧镇定自若。
“喔……我很荣幸。”可并不年轻”的至高王突然窘迫起来,毫不犹豫地遵循了自己尚没能摆脱昏睡的影响,而显得不大灵光的睿智头脑的指令:“我是说,您是否愿意给我讲讲那些国王的童话?”
“既然我们还需要等待。”他补充道。
当然了,我亲爱的埃瑞尼安。
“您想听哪一段故事?”
“诺多在中土的最后一位至高王怎么样?他可是一位伟大的精灵王,是不是?当然,您若是不介意的话……”
“——最好加上最后的决战来临之前,冒进的大绿林国王。”欧洛斐尓带着轻快的笑意接下了伟大的至高王再一次莽撞的冒犯。

“很久很久以前……”

评论(1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