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飞霞漫天

中土博爱杂食,星星真爱黑。沉迷二家不能自拔。

【go】给我萌的最冷cp写个七夕贺

一个槽。
连年纪都没有的神秘设定真难搞啊。
认识偏差星。
大概是星欧
有一点点隐藏的小东西
全瞎诌 自带避雷针

其实还有点小伏笔 或许那天高兴了会继续诌诌

绿林的小王子笑呵呵地蹭进来,带着脸颊上没有擦干净的唇印。他的一只手背在身后,用另一只抢过国王才开瓶的酒一饮而尽。带着些猫似的狡黠又得意的神情他半跪在父亲身旁,把头搁在欧洛斐尔的膝上。
欧洛斐尔挑了挑眉毛,伸手刮掉那点香艳的馈赠。
“即使你早就到了倍受青睐的年纪,也无需带到老父亲面前炫耀。更何况,”他意有所指地说,“您繁茂的花园中四季飞纵。”
瑟兰迪尔浑不在意,依旧笑嘻嘻地说道:“您可不能把所有人都和那位伟大的王者比较。不过说实在的,他的情感与智慧可不相称。在有些时候他就十足的像孩子。”
欧洛斐尔想了想认为的确如此,但他并不打算过分骄纵这个甚至有些混不吝的小儿子。
“或许在你从你可怜的老父亲身上接过来所有的事务后这话会更令人信服。”
瑟兰迪尔眨了眨他蓝汪汪的眼睛。可欧洛斐尔不为所动。
他泄气地认识到这已经不是那个自己撒撒娇就可以被放过的年纪了,甚至会被称作——
“幼稚。”欧洛斐尔冷酷地说。
“这不能怪我嘛,父亲。在您面前我永远更像个孩子。更何况……”
他突然打了个寒战。
欧洛斐尔还是被逗笑了,伸手揉了揉小王子蹭得乱糟糟的柔软金发。
更何况吉尔加拉德可不那么觉得。即使年纪相差无几,瑟兰迪尔还是感觉那位伟大的至高王对他很温和宽厚。堪称,慈爱。真是个糟糕的词。
欧洛斐尔一早就发觉了至高王这点儿认识偏差。吉尔加拉德在某些方面的迟钝是公认的标准诺多级别。不您不会有个和您年纪相当的孩子的。欧洛斐尔暗暗地想,即使他的父亲是我也不行。
可至高王在认死理方面也是公认诺多级别。最后欧洛斐尔甚至懒得去纠正他了。
但欧洛斐尔不知道的一点是吉尔加拉德出于自己童年的一些经历很是赞同小王子闯一些幼稚的祸。
既然总有人给你收拾烂摊子嘛。吉尔加拉德解释到。这话从没有传到欧洛斐尔耳朵里过。
而很早就必须自己面对一切烂摊子的至高王显然乐意偶尔给瑟兰迪尔搭把手。因此号称去林顿“学习他们伟大的典籍和锻造工艺”的小王子最显著的长进还是在另一些方面。
然后是还人情时间。
“我觉得不行,大人。”
“因为诺多精妙的锻造工艺武器的往来是一直持续的交往,”瑟兰迪尔恨铁不成钢地瞅着至高王迷惑的眼神,努力保持一个乖巧又真诚的神态。“您为什么不换个花样?比如一些惹人喜爱的新巧物件。”
看见吉尔加拉德一脸恍然大悟,瑟兰迪尔有那么一瞬间都产生了对小孩子循循诱导成功的宽慰。真该死。他想。这认识偏差都快传染到我了。
至少他今年给父亲带回去的礼物不是他族眼里甚至有点示威含义的刀矛弓箭,临启程他晃了晃那个神秘的小匣子,但对里面让人期待的小玩意儿仍然一无所知。
现在他就伏在欧洛斐尔的膝盖上,献宝一般地将礼物交到国王手里。
“要我说,他有了长进。”
欧洛斐尔深以为然。
“您知道吗,父亲,”瑟兰迪尔看着启封小包裹而不再责怪他的欧洛斐尔大松了口气,开始扯更多的话题让自己父亲的注意力不至于回归。“诺多在某些方面真的十分迟钝。埃瑞吉安的领主,那个费诺里安,他的祖父以外现下中土最伟大的工匠,每年准备的礼物都是雷打不动的锻造锤,接近四百年了。”
“送给他那个不被吉尔加拉德看好的老师?”
瑟兰迪尔哼了一声,权当默认。

现在欧洛斐尔打开了那个匣子。
瑟兰迪尔觉得自己实在是高估了那一位至高王。他看见欧洛斐尔犹犹豫豫地把手探进一堆泥土样的棕色粉末中,最后用两根手指拈起了一棵——
“植物幼苗。”
欧洛斐尔说。
“还算温和,只是,”他弹了弹叶片上的土,“他甚至没有给我一个花盆。”
欧洛斐尔若有所思。
“你说他走在林顿一条不为人知的小径上对于其上草木临时兴起的几率有多大?”
很大,父亲。瑟兰迪尔腹诽道。但他没有说出来。

“它叫什么?”瑟兰迪尔假装一无所知地问道。
欧洛斐尔戳戳那只盒盖,在极为隐蔽的一角(至高王不这么想,“这可是测绘出的最完美的位置”他说。):“如果是这么理解的话……闪闪?”
他不确定地说。
“哦,”瑟兰迪尔嘲笑道。“闪耀之星?”
欧洛斐尔不置可否。
“您觉得会从这个小东西里面长出那位伟大的至高王吗?”
欧洛斐尔一脸严肃地回答:“我觉得不会,春天。”
“但我们还是先把它种上吧,或许有一天至高王回想起来解释一下他这个可爱的小分身。”
闪闪。欧洛斐尔对着那棵开小蓝花的不明植物笑了一下,发现它的花粉格外闪亮。
瑟兰迪尔突然有种被雷劈了一般的顿悟感觉。开了窍的至高王可聪明的很。
我觉得他今晚就会来了。瑟兰迪尔默默地想,依旧没有告诉他父亲。

评论(1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