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飞霞漫天

中土博爱杂食,星星真爱黑。沉迷二家不能自拔。

小星星个精向(上)

真爱不是黑√
没有任何黑的倾向√
他只是个段子 看完后有任何不适都不是他的责任√
满篇私设
奇怪文风

吉尔加拉德的昆雅语不好。那才多大点年纪就扔海港去了。他也就有个大体认识。

本来他觉得也没啥,他通用语讲的可溜,现在一般也用不上昆雅不是。

可时代变了。多瑞亚斯一下子塌没了,他又一下子成了至高王,这可咋整啊。

总有几个憋久了的老学者乐意给他昆雅语交流,而且看起来这种趋向还传染。

这下可蒙圈了。没受过那么系统的教育。

后来他都快绝望了。最后看公文的时候已经到了随手拉人帮忙辨认。

哎你帮我瞅瞅这个咋念啊。

哎这是啥意思啊。

哎这个句法有没有特殊含义啊。

等到他的小传令官来的时候这种至高王一看公文林顿精就避而远之的情况才有所改善。

被病急乱投医的至高王坑过的精不少。

而且还有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辛达。

你这不是找事吗。欧洛斐尔冷静的说。这玩意一到多瑞亚斯就被禁了。

你不会啊?

真比你差远了。

那可咋整啊。

要么我帮你瞅瞅看吧。

吉尔加拉德那只控制不住想烧纸的手还是控制住了。万一看懂了呢。他在这方面一点不固执,看起来像个非典型性诺多。

哎呦我觉得这个我爹小时候给我讲过一次,可能就是那意思吧。

说完了吉尔加拉德一抬头,你看懂没?

看懂个啥啊小二憨。我和你们说昆雅的基本无法进行连贯交流。

我说你看的还怪认真。吉尔加拉德不无同情地说,在林顿是不是有点交流障碍。

是有点。

那可咋整啊。

这不是要走了吗。

吉尔加拉德愣了一下。你去投奔索伦?

你脑子天天想啥呢。

噢,那走吧。咋还那么客气呢特意来跟我说一声。

欧洛斐尔说我带不了这些人,留点给你得了。

吉尔加拉德觉得有点不对劲。魔苟斯没了可这个世道出门不带人那还是去给送人头。他心说多瑞亚斯覆灭都是好容易跑出来的怎么那么轻易就不想要命了呢。

欧洛斐尔呵呵地笑了。至高王你也忒看不起自己了,托您的福我觉得我还是可以争取不死在半路的。

吉尔加拉德一脸恍然大悟说你去投奔那个辛达的领主?

不是,就是找片树林子自己过日子。

图啥呢?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我说你们就是太拧巴了,说句话都特错综复杂。

那你要去回归原始生活?啊噫啊噫哦哦哦呦呦嘿嘿嘿?

我向东走。欧洛斐尔心说这至高王有本事是有本事咋就没事儿还抽风呢。

……那你会说大林子方言吗?

可闭嘴吧您呐。

走就走吧。又没有恩重情深又没有血海深仇的。林顿那么多人他总不见得要限制人口流动。吉尔加拉德要说有感慨,大概就是他总隐隐约约有点预感那起子走的特别果断的家伙下次见面总得有一个在曼督斯里。这想法挺不吉利所以他谁都没给说。

特坚决离开林顿的人口实在不少。

坚决不搁林顿呆着的也实在不少,包括但不限于他的许多亲戚,诺多看起来总有点分散独立的趋向,凑一块过日子容易出事。诸王的后裔在这一点上特别超脱。

然后他接着死抠那拧巴的要死的昆雅文法。

所以吉尔加拉德老觉得埃尔隆德是一如送他的礼物。他第一次这么说的时候林顿就分成了三批。一批觉得他和阿尔温有一腿,一批觉得他和埃雅仁迪尔有一腿,还有那么一批他就是和埃尔隆德本人有一腿。所以后来吉尔加拉德就不说了,担心受了流言影响埃尔隆德再也不乐意替他看那玩意儿。

他开始说埃尔隆德是一如送给昆雅的礼物,但是埃尔隆德看起来还是不大高兴,半大的小伙子看起来整天比诺多还诺多,又拧巴又苦大深仇。

吉尔加拉德也劝过他,说你瞅瞅中土这形势,爹妈双全的真的不多,你看我,何况你爹只是上天了呢。

埃尔隆德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你被魔苟斯收养过吗。

吉尔加拉德被这一句噎的死死的。后来他就不劝埃尔隆德了。反正埃尔隆德现在在林顿住着,只要他这个当国王的没死就能当个快乐自由的小半精,前提是埃尔隆德答应帮他看昆雅。

事实上埃尔隆德不大乐意。当这些话传到他的耳朵里的时候小半精冷着一张脸说至高王要么我还是篡位吧。

他还是个小孩儿林顿咋没有未成年精保护法呢。

吉尔加拉德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哎呀太好了,赶紧的。

小半精说我篡位了你干啥去啊。

回家种田养鹅生娃娃。

这也不成啊。小半精一脸淡然,您还没摸过姑娘的手呢。

吉尔加拉德说这你不还没篡位呢嘛,我离这个梦想还有点距离。

那啥时候能实现啊?

先把索伦剿灭了再说。

然后埃尔隆德就不说话了。他老觉得再说下去至高王就会一脸严肃地演说我有一个梦想。

吉尔加拉德过日子的盼头和他爹下天的梦想一样,想一想就成,思考太深容易扎心。

所以后来他就去自立门户了。

吉尔加拉德说你的行为更扎心。但就等到他觉得吉尔加拉德会坚决的制止他的时候至高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去哪儿有事就找我咱这关系不怕麻烦。小心点儿当个领主多好平常头上就没有人直辖你了。

看着吉尔加拉德一脸欣慰又辛酸的表情他觉得有点不是滋味。

……只要你多回来帮我看看昆雅就成。

埃尔隆德知道吉尔加拉德一直有个梦想,就是把自己那些搞事的不搞事的,关系近的关系远的翻烂族谱都不一定能找到关系的同族全整林顿好好呆着。

规避作死的可能嘛。吉尔加拉德当时乐呵呵地说。

他们都知道这不是真的。

不过这事儿吉尔加拉德没有再给其他任何人说过,上个想这么搞的是维拉,他说。

你说要是我再整这一出他们一想不开都去投奔安格班了可咋整啊。吉尔加拉德这么总结到。

更何况现在活下来的那么几个都是格外固执又自我。他们都有自己的追求。

于是埃尔隆德表示十分感动,然后离开了林顿。

吉尔加拉德又回到了自己死抠昆雅的时候,带着小半精离开前感恩的馈赠一本儿昆雅字典。说实在的至高王这些年长进多了。
tbc

评论(2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