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飞霞漫天

中土博爱杂食,星星真爱黑。沉迷二家不能自拔。

【短篇耽美(中)】殷莲

从此就走过三年。 湛苍跟在殷莲身后穿过幽长的走廊,突然时空就重叠起来,他想到之前在殷莲的时候模糊的记忆,缠绵的欢爱以及参杂的情话,却不是属于自己的,自己只是一个旁观者,唯一得到的不过是那个男人的一个缠绵的称呼:莲卿。 然后他突然意识到,那里面是殷莲,和另一个不知名的男人。 之后的事情他已经无心去听去想,只剩下那一个缠绵的称呼:莲卿。 看着面前殷莲的背影,湛苍鬼使神差般的,呼出一声:“莲卿。” 面前的背影顿住,转身,眉目中多了几分冷意:“别让我再听到。”出口,却又多了分犹豫,于是简单的话语沾上了些许缠绵的意味。湛苍不知道殷莲是否气急,他习惯了他喜怒无常的性格,所以对他的真实情绪倒拿捏不太清。只是殷莲刚才那一句嗔责,他居然听出了几句期待出来。 呵。居然听出了这么荒谬的意思。 不觉已到尽头。 “进去吧。”殷莲的声音响起,带着些许冷意,如同大漠中的夜晚,褪去了白日的灼热,冷的彻骨惊心。 好像还缺些什么。 湛苍稍一愣神,殷莲已走开了。他走进屋,随意斜倚在一把长椅上,兀自琢磨着,却总没有个结果。 罢了,难得清闲。 湛苍想起不知那年听到毫无音调规律的曲儿,声音似乎如水一般充斥了整个房间,眼前闪烁着残碎的乐谱: 浊酒一壶了残年,怎堪那时,风云变幻指掌间,又如何,一抷黄土掩云烟。少年时光谁不负,人生到底见老年。花开花谢花非花,人去人来人何似?是我从此我非我。无缘上莲台,满黄沙,大漠残烟前。 湛苍笑了笑,眼前的景物模糊起来,渐渐地扭曲破碎,最后耳边只有一句唱词不断回放着:花开花谢花非花,人去人来人何似?是我从此我非我……渐渐的,最后一点音像也沉溺在黑暗中,只有门外风卷着黄沙呼啸而过。 是我从此我非我。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