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飞霞漫天

中土博爱杂食,星星真爱黑。沉迷二家不能自拔。

【短篇耽美(上)】殷莲

殷莲

西北的荒漠满眼都是弥漫开来的黄沙,延绵不断,沙丘此起彼伏,一片荒芜。而正是在这荒芜中,有着以命为注的商人也有隐居世外的高手,有大漠孤狼一般的刀客也有妖异妩媚的舞娘,各色人物交杂成西北特有的风情。

湛苍是典型的刀客,沉默寡言,可以隐忍数月只为一击毙命。他像野狼一般循着血腥而来,唯一的不同只不过是他是为了别人的欲望杀人并索要报酬。

现在他结束了任务,却不急于马上离开,他已经在荒漠中呆了数个月了,并且想要以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方式接着待下去。荒漠中有供游子歇息的客栈,前提是你能达到主人的要求,而殷莲,就是其中之一。

而湛苍,就是寥寥几个可以达到要求的人。

再过几个沙丘,就是一片绿洲,而殷莲,就在附近。

但是,鲜少有人能找到他,即使是这里的熟客。

湛苍也一样。但是他并不着急,在满目黄沙间似乎漫不经心的游逛。殷莲只接待自己想接待的人,他会出现的。

骤而风沙卷起,一条红绫突然席卷而来,湛苍浑身顿时绷紧,堪堪躲过,看似柔软的红绫在他耳边轻轻擦过,卷起来的风刃却留下了划痕,这一切都显示了这条红绫与外表不相符的杀伤力。

然后,红绫收回,风沙渐歇,一个红色的身影渐渐清晰,湛苍知道,他就是殷莲。

殷莲首先是这个风流成性却薄情的男子,才是羁旅游客的歇息处。

从第一次见面起,湛苍就发现殷莲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物。

殷莲速来是被那些江湖浪子觊觎的,殷莲也是。

但是想要获得,却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三年前湛苍第一次见到殷莲,也是这般景象,漫天风沙中,一抹孤绝的红影。

那是湛苍最初对殷莲的印象。

然后殷莲对他说:接下我三招,我让你进去。

他记得那时殷莲用的是软剑,像他本人一样柔韧,他的动作看似迟缓,却在他眼前舞出道道剑影。

那时他本以为自己是躲不过了。

但他最后还是躲了过去,殷莲收了软剑,嘴角勾起笑请他进去,但是他的眸子中是仿佛包含整个沙漠的荒凉,以及嘲讽。

在进门的那一刻湛苍才懂得他的含义,柔软的红绸如同佳人的腰肢一般多情,缓缓扭转着却已不可抵挡的强势袭来,却不为人知。他以一个刀客的敏感还是堪堪躲过,红绸卷住了门旁石柱,然后石柱渐渐溃散成细小的沙砾。

然后他看到殷莲笑了,眉目间骤而挑起无限风情。他说,恭喜你,小东西。

你活了下来。

不是躲开,是活下来。那一下,他是下了杀手,但并没有使全力,否则自己不可能躲开。那时湛苍在以后漫长岁月里见殷莲出手下的结论。

当然,那时的湛苍并没有想那么远,更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以后的岁月中和他结下这么深的羁绊。

从此就走过三年。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