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飞霞漫天

中土博爱杂食,星星真爱黑。沉迷二家不能自拔。

【莱瑟】狩猎 ooc 非原著向 肉有

ooc有,莱瑟双向,私设有,文笔渣,频率日更,篇幅不定,能接受入

前奏


“Ada!我应该被允许自由的爱情。”绿叶王子涨红了脸,看着面前若无其事的精灵王,显然他的话对瑟兰迪尔没有造成什么影响,甚至连表情都没有波动分毫,瑟兰迪尔慢条斯理的抿了一口红酒:
“哦,是吗?”
这更激起了王子的怒火:“当然,我……”
“我不同意。”精灵王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向自己的孩子,这真是太可爱了,情窦初开的小精灵因为害羞和愤怒而脸红,甚至尖耳朵也染上了淡淡的粉色,他漂亮的蓝眼睛包含着复杂又可笑的情绪:爱情,愤怒,和惊慌。瑟兰迪尔几乎要笑出来,他的小精灵太过单纯,拙劣的谎言在眼睛里一览无余,而他的小心思——那些香艳又荒谬的念头也被瑟兰迪尔尽收眼底。
“这不是爱情,莱戈拉斯。”
他低下头观察小精灵的表情——显然他的小精灵也在注视着他。不安分的眼神,国王想。他将小精灵散乱的发丝搂在耳后,他感受到手下身体不安的颤抖。瑟兰迪尔随即收回了手:“你该去休息了莱戈拉斯,希望梦境可以让你冷静下来。”他转身离开,在小王子眼光不能所及处展开了微妙的笑容。
在感情面前说谎可不是好习惯,莱戈拉斯。不过我足够耐心等待你改掉这些坏习惯。

莱戈拉斯在国王离开后并没有随之离开,他拂过被国王蹭过的耳尖,那里仍然烧的通红——他总是下意识的琢磨国王的举动导致自己想起一些不可为人所知的事情。他想起国王的话语脸上有一丝微妙的尴尬,梦境不会让他冷静,反而会使他心中的火焰燃烧更甚。
或许应该离开王宫一段时间。他想。他不敢确定在这似有似无的挑拨下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这显然是自己不乐意见到的。
莱戈拉斯回到自己的寝室,他扑在床上嗅着那淡淡的香气,那是专属春天的清新美好,但又带了些未消逝尽的冰雪气息,他装作认错在国王的眼皮子底下拿走了国王的床单,他不确定自己在离开时是否听到了国王压抑的轻笑。
这会给他一个美妙的梦境。但也让悖德的感情在那些梦境里更加清晰。他无可逃避,如同吸毒的人无法逃离罂粟花。

国王抚摸着身下的床单便想起莱戈拉斯,他一眼看穿了小王子那些拙劣的小把戏却纵容了他,在感情上无比迟钝的小王子只愿意沉浸在自己的乌托邦,并编出爱情的谎言来欺骗他。他并不打算挑明,他喜欢小王子的这个样子,就像一只幼兽被包围而不自知,仍然自作聪明的试探。他有足够的耐心和时间去将这只小兽慢慢驯服。
他一开始就知道莱戈拉斯对自己的感情不仅限于父子——从莱戈拉斯的第一次梦遗开始,小王子执意赖在精灵王的身边即使那时他已经成年,这也让他的秘密无可遁形。瑟兰迪尔不排斥这种感情,他享受着王子隐秘的爱慕——这种爱慕他并不陌生,他有着无以伦比的美貌并且自己深知这一点,几千年来这种爱慕并不少有,而比起那些不自量力的追求者他更喜欢自己的小王子,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莱戈拉斯还没有理清自己的感情,于是他也装作不知。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