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飞霞漫天

中土博爱杂食,星星真爱黑。沉迷二家不能自拔。

【莱瑟】狩猎 非原著向 ooc 有肉

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短小,不在状态 有点无聊并且ooc为了红烧肉助攻一把


第二天莱戈拉斯醒的极早,他换上猎装背着弓箭和猎刀便出了门,他在经过瑟兰迪尔门前的时候下意识放轻了脚步,他不想吵醒国王。他离开的时候天色仍然昏暗,只有黯淡的晨光为王子的背影勾勒出模糊的边框。他呼吸着清晨带着凉意的空气,那平息了他心中的燥热。他露出一个笑容带着森林清澈的气息。现在还没有到替班的时候,莱戈拉斯呼出一口气如同在呼出那些难以言明的渴慕,他跳上树枝望向王宫的方向——那里有他思慕而不可得的恋人。
他喜欢繁忙的工作,那能让他暂时忘记自己感情,不过国王大概不会喜欢,他的繁忙意味着密林并不安宁,这可不是精灵王想要的——他不在意他族的存亡却极爱自己的国土和臣民。
这天的巡逻并不安稳,巡逻队惊扰了大群的蜘蛛,在他们斩杀掉大蜘蛛后发现里面还有难以计数的幼虫,这让他们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处理那些即将长成的麻烦。莱戈拉斯因此感到有些愧疚——即使他知道这些黑暗的产物不是因为他的想法而出现。
莱戈拉斯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黑夜,他没想到国王还在等他。精灵王穿着睡袍并且没有带王冠,他金白色的发丝散下来让他看起来没有了平日冰冷的棱角,他轻微歪着头看向自己的孩子:“莱戈拉斯,给我一个你晚归的理由。”
“我为了剿灭大蜘蛛,my lord。”莱戈拉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他说不上来。他收拢了自己散乱的思绪谨慎的回答了精灵王的问题。
莱戈拉斯看到瑟兰迪尔似乎要说些什么,他形状姣好的嘴唇微微开启又闭合起来,最终瑟兰迪尔并没有说什么,他站起身来背过莱戈莱斯,他们离的极近莱戈拉斯甚至能闻到瑟兰迪尔发丝扫过来的香气,如同春日浅淡的花香。莱戈拉斯呆立了好久直到他听到瑟兰迪尔的声音:
“回去吧莱戈拉斯。我想你不会希望错过明天的巡逻。”瑟兰迪尔微微偏过头看向莱戈拉斯,嘴角勾起了一点笑意:“抑或我的小精灵并不想一个人度过夜晚?”
莱戈拉斯一时没能理解精灵王话语中的含义,直到他看到精灵王似笑非笑的拉了下领口,莱戈莱斯现在震惊的不亚于看到那一窝大蜘蛛:国王身上的睡袍他无比熟悉——他曾在国王衣柜的底层拿走了它——而它现在包裹着国王完美的身躯。
瑟兰迪尔没有给绿叶王子太多震惊的时间:“或许你仍然想和我一起入睡或者我该给你我的另一件睡衣?不过你现在应该去洗个澡莱戈拉斯,你的身上有着让我不喜欢的气息。”
莱戈拉斯几乎是落荒而逃,他将自己整个人埋到水里好久才露出头,他的耳朵尖仍然烧的通红并且有继续蔓延的势头。在又一次把整个人浸入水中的时候莱戈拉斯模模糊糊地回想起瑟兰迪尔话:这代表他仍然允许自己和他同眠?这真是个荒谬的念头,莱戈拉斯想。但他的地思绪不自觉的想象起共眠的夜晚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伪装成一个仍然依赖自己的父亲的小精灵并不算坏,莱戈拉斯想。正如他父亲所认为,那可比事实的暴露要好多了。或许这会是个好主意。
至少在莱戈拉斯站在精灵王的卧室前时,他仍然这么想。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