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飞霞漫天

中土博爱杂食,星星真爱黑。沉迷二家不能自拔。

[ET\AL]罗马(1-2)

towardtg37:

说明


1.我其实不怎么萌ET,本文为M先生而写 @M先生( ͡° ͜ʖ ͡°) ,是和M先生一起开的脑洞


2.原著向


3.起名罗马是因为我认为托尔金的精灵故事明显参考了罗马城传说,解释一下标题免得大家误会这是一篇黄文


4.当然这是一篇黄文




============================================




不敢长语临交衢,且为王孙立斯须。


——杜甫








[ET\AL]罗马(1-2)




1.


埃尔隆德不和孩子们一起玩捉迷藏。




他是中土思想深邃的智者,是林谷受人尊敬的领主,是一往情深的丈夫,也是一位从不吝啬慈祥和温柔的父亲。他很爱孩子,除了日常教育和应有的礼仪,他并不对孩子们做过多的约束。孩子们当他是朋友,调皮到拔他的头发,甚至在他脸上乱涂乱画,让推门进来的秘书林德尔大惊失色。


但他不和孩子们一起玩捉迷藏。




他的孩子们现在都还很小,正是活泼爱玩的年纪。大一点的亚玟带着两个弟弟跑到他面前,仰起脸天真地问,ada和我们一起玩捉迷藏好不好。


他笑着合起书,摇摇头说,不行,ada还有事情要忙。




那好吧,亚玟有点失望地皱起鼻子,Nana也说她有事情要忙。她转过脸去,捂住眼睛,开始和弟弟们玩捉迷藏。


一二三,三二一,小鸟飞走了,小羊藏起来,亚玟唱着幼稚的儿童歌谣,快跑快跑快快跑,不要让大灰狼找到。




他那对双胞胎儿子,伊莱丹和伊罗何互相看了一眼,一齐转身跑开。


不行,伊莱丹推了伊罗何一把,我们不能躲在一起,会被亚玟找到。


伊罗何点点头,马上往花园里跑去。伊莱丹跑进了书房深处,蹲下身,躲在书架背后。




亚玟唱完歌,开始找弟弟们。


Ada,你知道伊莱丹和伊罗何躲在哪里吗?小女孩问。




不行,我可不能告诉你,身为父亲的埃尔隆德头也不抬地翻开一页书,并且说,我告诉过你,亚玟,答案你得要自己寻找。


女孩跑出去了,摸摸这里,碰碰那里,甚至还爬上树干,到处去找她的两个弟弟。这位智者却将那一页书又翻回去,他有一瞬间看不清书上的字迹。他会想起过去的事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那是许多故事的通用开头,也同样适用于这只精灵。




「快跑,」说话的是他的母亲爱尔温,她用力推开她的两个男孩,「一直跑一直跑,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别让他们找到你们。」




这两个男孩,埃尔隆德和埃尔洛斯,他们是双胞胎,仅仅只有六岁。他们懂事地点点头,一齐转身往外跑。




「不要往森林里跑,」爱尔温在他们身后大声警告,「那里有野狼。」




男孩们跑出去了,他们不敢往回看,西瑞安港已经陷落成一片火海。费诺的儿子们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夺回传说中的精灵宝钻。




「我们不能一起跑,」埃尔隆德碰了弟弟埃尔洛斯的手,低声说,「记住,我们不能都被找到。无论哪一个被找到,剩下没被找到的那个,就要想方设法逃出去。」




「恩。」埃尔洛斯郑重地点了点头。




他们分开了,埃尔隆德跌跌撞撞,朝瀑布方向跑去。他只是一个六岁的男孩,跑不了很快,也跑不了很久。他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女性的尖叫,那是他母亲的声音。


他转了身,他远远看到他母亲已经退到悬崖之上,费诺的长子——他认得出梅斯罗斯暗赭色的头盔,左手持剑,步步紧逼。


接着他母亲跳下了悬崖,长长的黑发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她落入水中,溅起不高的水花。水花散去,海面上再无踪迹。




埃尔隆德很难忘记这种景象,但母亲的警告回响在他耳畔,甚至直到至今。


「快跑,别让他们找到你们。」


他母亲爱尔温带着宝钻,吸引了梅斯罗斯他们的绝大部分火力。现在爱尔温死了,梅斯罗斯他们必定会来大肆搜寻爱尔温的两个儿子。年轻的埃尔隆德懂得,让“他们”找到自己和弟弟,下场会是怎样。这个故事并不是爱尔温亲口告诉他们,甚至也不是谁刻意讲述。也许是因为爱尔温始终生活在一种可怕的恐惧之中,而这种恐惧连带着注定的命运一齐遗传给了她的儿子们。


那个故事发生在二十年前,多瑞亚斯陷落时,大公主爱尔温正带着两个年幼的双胞胎弟弟在花园里玩耍。他们也许在玩捉迷藏,埃尔隆德后来推测。接着王室护卫队惊慌失措地冲进来,他们剩下的精灵已经不多了,并都或多或少挂着彩。


「爱尔温公主殿下,快跑。」




他们一时找不到两位小王子,只能先护送爱尔温冲出重围。冷箭射出来,又有精灵摇晃着倒下。精灵的箭法那么好,自相残杀起来更是百发百中。年轻的国王迪欧和王后宁洛丝双双倒在血泊之中,到处都纵了火,明霓国斯宫殿精美的石柱摇摇欲坠。爱尔温逃出去后,他们听说两位小王子被逼到了森林里。仅存的宫廷卫队成员们带着爱尔温进了森林,想找到小王子的下落。


事实上他们找到了,并没有史书中记载的那样,多瑞亚斯的两位王子在森林中下落不明。不过,中土的许多史书正是由埃尔隆德本人修订过。




一群野狼正在贪婪地分食两位王子的身体,野狼被打散后,染血的草地上只剩下男孩们的头颅和吃剩的脚掌。爱尔温尖叫并且痛哭起来,她只是个十二岁的女孩,一夜之间失去她的国、她的家。宫廷护卫队精灵们感到心情沉痛,国王和王后反复交代他们先去救三个孩子,主动用身体挡在了进攻的精灵面前。


「公主殿下,事已至此,已毫无办法,」护卫队队长说,「为了您的安全,我们不得不要求您做一件事。」




爱尔温照做了,这个十二岁女孩瞪着眼睛,大口喘着气,她拔出护卫队队长的佩剑,将她两个弟弟的头颅砸了个粉碎。她砸了许多次,一下又一下,伴着沉重的喘息声。年幼男孩的头骨崩裂,眼球流出,牙齿也摇摇欲坠。


一下,一下,再一下。


直到她精疲力尽,才啪地一声,松开佩剑。


两个男孩的尸首被砸了个稀烂,又被纵火焚烧。做完这一切,爱尔温和护卫队精灵们一言不发,悄悄离开了森林。而从那一天起,一个流言则传遍了中土。


听说,多瑞亚斯的两位小王子还活着,藏身在森林里。这个流言绘声绘色,包括猎人和樵夫,他们声称自己看到了母狼带着两个披着树皮的小男孩走在森林深处。




这个流言自然传到费诺的儿子们耳朵里,梅斯罗斯和梅格洛斯大为惊骇,他们派出心腹,在森林里搜寻了一遍又一遍,森林里的野狼快被猎杀得一只不剩。流言越演越烈,梅斯罗斯和梅格洛斯更加疯狂,放火纵烧森林,火光当中依旧什么也没找到。


两个不复存在、不在人世的小王子成功牵制住了梅斯罗斯和梅格洛斯的火力,爱尔温才能和其他幸存的辛达精灵一齐逃出去,逃到西瑞安港口,定居下来。




……年轻的埃尔隆德躲在山洞里,他一动不动。蝙蝠倒挂在他头顶,小蛇缠绕着他的脚踝。水声滴答,他心跳如鼓,浑身发抖。火把的光亮倏地照亮了他的脸庞,他睁不开眼睛。


「找到了,」一只诺多精灵大声说,「一个男孩在这里。」




他被提着斗篷后领,带到梅斯罗斯面前。梅斯罗斯杀到眼睛发红,浑身都染着血迹。几分钟之后,梅格洛斯的手下带来了埃尔洛斯。


「这次总算两个都找到了,」梅斯罗斯懒洋洋拔出剑,说,「没让他们逃到森林里。」




既意外又不意外的是,梅斯罗斯和梅格洛斯没有马上杀了他们。埃尔隆德认为他们的父亲埃兰迪尔手上还有精灵宝钻,把他们留着还能当人质。不过,梅斯罗斯和梅格洛斯随时会杀掉他们,毕竟他们可是从天鹅港一路杀到了多瑞亚斯,最后杀到了西瑞安港。鲜血流尽,他们仍然一无所获。那使得他们的精神陷入癫狂,可能癫狂才能让他们获得一丝心灵的安宁。他们时而暴虐,大吼大叫,时而沮丧,情绪崩溃,如此再三,反复无常。


——杀了他们,杀了那两个男孩,反正留着也没有什么用。


——既然留着没什么用,留着就留着吧,说不定将来用得上。




埃尔隆德和弟弟埃尔洛斯每个月都要遭受几次这种折磨,他们被带到梅斯罗斯和梅格洛斯面前,战战兢兢,接受生死审判。厅堂上的梅斯罗斯和梅格洛斯这对兄弟互相指责谩骂,朝令夕改,而厅堂下的两个男孩垂下眼睛,看着搁在他们颈脖上的锋利弯刀,是否这次终究会割断他们的血脉,让鲜血喷上天花板,同时也彻底割断多瑞亚斯老庭葛王的王室血脉。




梅格洛斯的妻子倒是对这两个男孩很好,但那只是牢笼生活中的一丝慰藉。因为她在她丈夫面前并没有什么发言权,她亦是命运的受害者。在梅格洛斯精神状况稍好时,他不介意亲自教导这两个男孩诗歌和音乐,甚至带着他们弹琴唱歌。梅格洛斯流传于后世的诗集,有一大半都是埃尔隆德凭着记忆收集整理。


但他歇斯底里的时候呢,蜡烛和书案推倒在地,琴弦被剪断,长矛刺进厚厚书脊。梅格洛斯的妻子带着这两个阶下囚一齐心惊胆战地经历恐惧。




他是个病人,病入膏肓,年幼的埃尔隆德不动声色地想。可是他的生活里不仅是由这个病人主宰,在他们周围,还有许多精神正常、心智健全的精灵。那些精灵们,他们可能是从天鹅港一路杀戮追随而来的激进者,可能是多瑞亚斯或者西瑞安港口陷落后的投降者,也可能是浑水摸鱼的骑墙者。他们各怀鬼胎,暗中角力。他们可能教唆,也可以篡改,他们是急流,是暗涌,能推动梅斯罗斯和梅格洛斯做出决定。


埃尔隆德几乎不相信任何精灵或者人类,直到现在他仍是如此。黑暗的侵蚀无处不在,它们自阿喀琉斯之踵渗入,侵蚀肉体,吞噬大脑。没有人或者精能分得清深爱与占有,统治与独裁,希望与野望,理想与疯狂。一位伟大英雄的陷落往往只在一念之差、一瞬之间。而箭一离弦,命运的乐章旋即奏起,地狱的火光也将成为他们最终的归宿。




年幼的埃尔隆德本来有一次逃出的机会。那一年他十岁,梅格洛斯手下带着他骑马经过森林,遭到了半兽人的伏击。这个机敏的男孩趁乱跳下马,逃了出去,母亲最后的嘱咐再次在他耳边响起。


「快跑,别让他们找到你们。」




他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手心紧紧攥着石块。他既要担忧梅格洛斯手下的搜寻,又要抵抗半兽人的袭击。……然而大石头被轻易搬开,他痛苦地闭上眼睛,紧接着又咬牙睁开,一位身材高大、满头银发、身穿盔甲的精灵出现在他面前。


「天哪,你该不会是爱尔温的儿子吧,」对方看着他的脸说,「你是埃尔隆德还是埃尔洛斯?」




2.


埃尔隆德浑身被裹在斗篷里,口袋里装着欧洛费尔分给他的牛肉干。这纯粹是巧合,欧洛费尔和他的人马看到远处半兽人出没,并听到随风传来的精灵呼救声。他们从口音听出可能是诺多精灵,那使得他们犹豫了片刻,不过最后仍然决定赶去营救。他们去得有些迟了,梅格洛斯手下们已经全部遇难。




带走埃尔隆德是十足冒险的行径,也只有欧洛费尔做得出来。他确认了埃尔隆德的身份后,便告诉其他精灵,这是个普通的、被半兽人袭击了双亲的人类孤儿。不过这种托辞,那些西尔凡精灵可能会相信,但密林里辛达精灵们可不会这么认为。埃尔隆德长得像他的双亲,他的外祖父、外祖母,他的曾外祖父,还长得像露西安,甚至庭葛王。辛达精灵王室血统反复回流,就是这么坚不可摧地体现在脸上。


——后来还体现在发际线上,瑟兰迪尔摸着埃尔隆德的头发说,你知道吗,庭葛王头发也挺少。贝伦的头发挺多,肯定是露西安将脱发血统流传了下去。




这个故事说到哪来了,对,瑟兰迪尔。瑟兰迪尔听说父亲出远门和半兽人遭遇战,捡了一个人类孤儿回来。那算不得什么事,密林还有好几位多瑞亚斯陷落时跟着欧洛费尔一齐逃出来的精灵孤儿。




但欧洛费尔将人类孤儿暂时安置在儿子的房间里,瑟兰迪尔推开门,就看到一个年轻男孩坐在桌子上,警惕地看着他。瑟兰迪尔没有穿上衣,胸口溅着一道暗红血迹。他弯下腰,眯起眼睛,仔细打量起埃尔隆德。




「你怎么连衣服也不穿?」欧洛费尔看着儿子说,「像什么样子?」




「在这里还管什么样子,刚刚骟马去了,差点被马蹄踩到,」瑟兰迪尔抓起酒壶,仰脖倒进嘴里,「待会儿还要去打铁,穿什么衣服。」


接着他指着埃尔隆德的脸,压低声音说:


「他是爱尔温的儿子吧,听说是叫埃尔洛斯还是什么?」




「埃尔隆德,埃尔洛斯是我弟弟。」男孩承认说。他很明白欧洛费尔收留他纯粹出于过去的情谊,他和埃尔洛斯现在是老庭葛王留下的唯二血脉。




「你会做什么,」瑟兰迪尔戳了一下埃尔隆德的鼻子,「会打铁不?」




「不会。」埃尔隆德老实地回答。




「你不是有诺多血统吗,梅斯罗斯和梅格洛斯他们手下那些诺多精应该也都精于锻造吧?」




「他太小了,」欧洛费尔解释说,「人精混血仍然是人类,他外祖父迪欧就是个现成的例子。」




「学学就能学会吧,」瑟兰迪尔抓住埃尔隆德的斗篷兜帽,将他提起来,「这里什么都缺人手,不干活可不行。」




瑟兰迪尔是一只才三百岁的年轻精灵,他整个幼年和少年时期都是在多瑞亚斯度过。美丽安环带笼罩下的多瑞亚斯是梦境中的梦境,天堂中的天堂。他父亲欧洛费尔在辛达精灵贵族中很有声望,是明霓国斯王宫的座上宾。小时候的瑟兰迪尔深受王后美丽安的喜爱,给这只漂亮的小精灵编头发和穿裙子是王后美丽安和公主露西安重要的休闲娱乐。在他长大后,他俊美、聪敏、剑术高超,是多瑞亚斯小有名气的贵公子。他整天和年纪相仿的精灵贵族们厮混在一起,弹琴、打猎,四处玩乐,偶然爆发些打架斗殴、争风吃醋之类无伤大雅的小事。那有什么关系呢,整个多瑞亚斯都是这样悠闲快乐,无忧无虑。




但现在呢,一切都逝去了,梦境中的多瑞亚斯像肥皂泡一样破碎了。瑟兰迪尔光着上身,徒劳地拉着风箱。他不怎么会打铁,可是密林什么也没有,不弄得武器来可不行。矮人和诺多精灵们倒是会打铁,但他们都是辛达精灵的仇人。西尔凡精灵?不,他们只擅长做烤肉。


这位昔日华丽优雅的贵胄公子踢了风箱一脚,丧气地躺下休息。而另一位血统高贵的王孙呢?他正被兜帽高高挂在树上,随风摇荡。埃尔隆德讨厌瑟兰迪尔,他只不过看不惯瑟兰迪尔不好好干活、一会儿坐下喝酒、一会儿就着火炉烤肉吃的偷懒摸鱼行径,然后苦口婆心地劝说了几句,然后他就被瑟兰迪尔随手挂在了树上。




tbc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写oRZ

评论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