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飞霞漫天

中土博爱杂食,星星真爱黑。沉迷二家不能自拔。

【TO、OT无差】寒冬 不写肉根本分不清攻受

分享一只不太想要脸的小春天ಠ_ಠ虽然那时候已经不小了 毕竟私设如山ಠ_ಠ


“冬天已经来临了,Ada。”

精灵不喜欢冬天,那意味着少见的青翠和漫长的严寒,因此他们多选择在冬天闭门不出,即使他们并不需要冬眠。

“这简直像您小时候哄我睡觉的荒唐的小童话,Ada。”

“可是这是事实,春天。——去帮我拿些酒来。”银发精灵王对于他年轻的孩子冒失的打断并无不满,他微微侧过头来眸光瞥过与自己相似的面容并最终落在了才斟满的雕刻着繁复枝叶花纹的酒杯上。

“还有呢,Ada?”

欧洛菲尓从他手中拿过酒杯轻抿一口,冬日的寒气也同样侵入酒液,入口一片冰凉,好在这并不影响它的香醇。

精灵大多会选择待在家里,但是这太过枯燥,以至于他们有很多消遣寒冬的主意,舞蹈,宴会,歌声……

“春天,放下我的酒杯。”

他的孩子无视了他的话语,仅浅尝一口的酒液便被强占。

瑟兰督伊似乎意犹未尽,他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观察上面的雕纹。

“这是山毛榉吗,Ada?”

“不。这是紫叶李,我的春天。”

欧洛菲尓耐心地回答了这个近乎愚蠢的问题,即使他可以用自己酒窖里所有的卫多宁打赌他的孩子一定知道这个显而易见的答案。

年轻的金发精灵重新在酒杯里斟满酒液放在他的父亲手边,继续倾听被打断的讲述。

我们说到哪里了?哦,舞蹈、宴会、还有歌声……可是你知道总会有几个捣乱的精力充沛的年轻精灵。

欧洛菲尓意有所指偏头看向桌子的一角,那里曾经放有他的花瓶,现在却不见踪影。

“您在记仇,ada。”年轻精灵小声抱怨着,随即又靠近他的父亲露出一个漂亮并且毫无悔意的笑容。

“我只是没有想到我的儿子会把自己父亲桌上的花瓶当作射箭的标靶,我或许应该庆幸你有着不错的箭法。”

“嗯……虽然一开始我的目标是挂在一旁的卷轴,但听到您的夸奖仍然让我不胜荣幸。”

欧洛菲尓不再试图在小王子不断的干扰下继续他可以当作小春天睡前故事的叙述,他端起酒杯慢慢啜吸着,没有给瑟兰督伊再一次强占他的酒杯的机会。

也许冬天对于人类而言是另外一个故事。

瑟兰督伊看到他的父亲将眼光重新转移到自己身上,漂亮的蓝眼睛中的目光温和的像春日流淌的溪水。
嗯……你知道,人类并不是多么矜持的种族。

他们同样畏惧凛冽的寒冬,可是他们想到了极好的主意,您看,那是多么的暖和。

欧洛菲尓短促地“嗯”了一声,想避开小王子带着古怪笑意的拉长的微笑,他可不觉得自己不听话的小儿子会说出什么好听的来,可是瑟兰督伊显然注意到他微妙的窘迫并且不准备这么容易放过他。

人类想尽一切办法请繁春滞留家中,例如隔年的干花,长青的草木和温暖的壁炉,圈养在笼中的夜莺也因此坦然的在温暖的室内歌唱。
欧洛菲尓浅浅的出了口气,他原以为按小精灵的口无遮掩,瑟兰督伊指不定会说出什么话来,可他只是坦然的对自己叙述人类的冬天以至于自己的担心显得太过玷污了这个简单的故事。

瑟兰督伊的嘴边勾起了一个憋不住笑意般的愉悦弧度。

可这并不是他们最妙的办法呢,他们追求着春季的生机勃涌。仿佛在他们一生中的大多时间都像年轻的精灵一般热衷性/爱,尤其是那些被寒流逼进家里的活泼的年轻人,他们可真可爱,想的法子也足够有趣,以自身的欢愉来模仿春日里的蓬勃。

突然听到这么一番话让年长的精灵感到尴尬,他一向喜欢克制并不热衷于瑟兰督伊所叙说的一切,而小精灵的心思昭然欲显,他清清嗓子,仿佛毫不在意的说道:“什么时候我的春天也会给他的父亲讲荒唐的睡前故事了?”

瑟兰督伊哧的笑出声:“您觉得这只是小故事?”

欧洛菲尓听到他的笑声有些懊恼,语气中刻意的带上一丝不耐烦:“是啊,是啊你这些故事大可去给你的那些朋友去说,我想他们会比我更喜欢——别再缠着你可怜的老父亲了。”
“可是这个故事我只想讲您听。”小精灵脸上的笑意逐渐扩大。
“并且和您尝试一下。”瑟兰督伊补充道,将杯中喝了一半的酒液一饮而尽,舔着嘴唇靠近自己的父亲。

这太荒唐了,欧洛菲尓想。比自己曾经给他讲过的所有睡前小故事都是荒唐。可这荒唐的一切在小王子身上即使是寒冬仍然带着葱茏的带着微微的辛辣的草木气息中显得那么恰如其分,这可真糟糕,他想。

“还会有更糟糕的呢。”瑟兰督伊仿佛看出了他的想法,笑眯眯地说。他开始亲吻自己的父亲,以及筹划亲吻以外地行动——“您不得不承认,什么也不做的冬天实在太无聊了。”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