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飞霞漫天

中土博爱杂食,星星真爱黑。沉迷二家不能自拔。

【Gil-galad*Oropher】【cp避雷注意】星野变

从歌词里随便扒的名字
又名少说话脸不大
又名说话的艺术
又名没上天的星星别说话
很久前的文,没考据,cp避雷注意

“您不应该在这里,绿林王。”
高傲的辛达不屑的摇摇头,银色的长发如同天幕上流星划过洒下的星辉闪耀,他的语气是漠然而嘲讽的冷意:“我的确不应该在这里,我即刻离开。”
欧洛菲尓走近帐幕和在那里站立的黑发精灵,他凑近吉尔加拉德耳边,悄声的话语如同天边璀璨的星光突然落入眼眸,带来无限的荣光和痛苦:“我在明日凌晨冲锋。”
回应亦是不屑的嗤笑:“我希望您会选择孤身前去,不要因为你的鲁莽而影响精灵战力的大局。”
“我不认为至高王有权干涉我的一切部署。”
在做出无可质疑的回答后欧洛菲尓便欲要离开,可他最终的选择却是为在深夜演奏的荒谬乐曲谱写前章。他把不算好意的吻印上紧抿的唇,在纠缠中给彼此留下浅薄细小的伤口。
他的声音仿佛来自遥远虚空的梦呓。
“我无事可做。”

战时厚重的盔甲并不容易褪下,所幸状似无边的夜晚和几近永恒的生命赐予了他们足够的耐心。他们如同过往的无数个类似的夜晚一般互相抚慰和互相伤害,积年累月的隔阂让他们只能隔着坚冷的冰凌拥抱彼此,直到滚烫的血液流出将情欲铺陈的更加炽热明显。
不算温柔的亲吻落在欧洛菲尓胸前袒露的肌肤上却留不下丝毫印记。而那不留痕迹的施暴者看着那仍然无暇如初的美丽,悲哀地想到伊露维塔给他的首生儿女的馈赠不仅是不会消退的美丽更是无法磨灭的悲哀。
早已忘记何时丛生的间隙仍然泾渭分明的将两人隔开,而同样久远的痛苦终将在某一日消磨尽精灵永恒的生命,他们从未逃离过死亡的宿命,却要在永生中一次次感受痛苦。

“您大可不必如此惺惺作态,这与最后的战局无干。”
“我并非因此悲伤,甚至和你都无甚关联。我为我自己而悲哀,因为我确切地发现了无从逃避的结局。”

没顶的快感因为对彼此太过熟悉而来的毫无意外可言,欢爱对于首生儿女来说仿佛总是乏善可陈。微仰的脖颈,散落的长发和泛红的眼角早已印在记忆中,如同铭刻在血脉中的对于星光和大海的眷恋。甚至那喑哑的呻吟也如同辛达族所吟唱的亘古不变的歌谣。

“您的头发极像天边的星辰。”
“那星光可被您抓住了,至高王。”

即使那些永恒亦早已面目全非。

欧洛菲尓提前奔赴那无可躲避的战局时正是凌晨。星辰仍然竭力发出黯淡的光辉来撕扯浓厚的黑暗,而那本应光曜无边的烈阳却只在天边映出一痕无力的白。魔苟斯所制作的虚空黯影连日光都被阻隔在外,只有星光在仿若无边的绝望中给予那些的首生子女属于光辉鼎盛的年代的慰籍。
巨绿森林的军队远离精灵的阵地,逐渐和那昏暗的天幕模糊了界限,直至完全被黯然的天光吞没,直到前方生机渺茫的战场。

而在背后的微薄晨曦中,是星辰教授的古老礼节。

愿星光与你同在。

愿星光伴随你驱破魔多的黑暗。

愿星光照亮你的归程。




反正你打不赢也回不来。【星式冷漠】

评论(30)

热度(8)